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皇冠投注,新皇冠足球投注,皇冠平台开户,www.1zhetuan.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皇冠足球投注 >

她到了县城之后能干些什么呢

时间:2011-11-17 16:4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桃花沟的雪,仿佛比鸡鸣县城还要下得大一些,贯串村庄的那条弯弯曲曲的青石板小道上,积雪到达了三十公分。除了多少只山鸡、野兔超出路面留下的脚踪之外,找不到人脚

    桃花沟的雪,仿佛比鸡鸣县城还要下得大一些,贯串村庄的那条弯弯曲曲的青石板小道上,积雪到达了三十公分。除了多少只山鸡、野兔超出路面留下的脚踪之外,找不到人脚印。

    大山怀抱中的这个古老的村落,好像陷入了沉睡之中。

    “厉中河,你为什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史怀英的话语中不无埋怨。

    厉中河收敛了脸上的笑颜,道:“最近刚到扶贫办来,事件多……”

    说到这里,厉中河不再说下去了,他认为说得再多也无奈表白自己的心境。自从分开桃花沟一个礼拜以来,厉中河天天晚上做梦都和史怀英在一起。

    “你在扶贫办过得好么?”史怀英问。

    此刻,史怀英的心里明明有好多的话要跟厉中河说,可是,当她抓起发话器的时候,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厉中河笑了,他对史怀英的心理掌握得非常到位,道:“哪天我想措施把你调出桃花沟,调到县城来工作,到时候就能够每天看到你亲到你了。”

    史怀英心海深处微微一荡。这个问题她不是不斟酌过,可是,她到了县城之后能干些什么呢?她一个桃花沟的村支书、村委会主任,假如到了县城,随意找一个人都比她的职位高,即便不在政府机关里工作,偌大一座县城,她能干什么呢?

    “我不须要你做什么,我只要要每天都能看到你!”厉中河诚挚隧道。

    顿了顿,厉中河又弥补道:“我养你!”

    史怀英缄默了,她的眼睛里突然溢动着泪珠。自打厉中河离开桃花沟以来,她的心里便一下子充实起来,她觉得自己做任何的工作都没有什么意思。

    没有厉中河的桃花沟,似乎突然之间寂寞了下去。这不仅仅是史怀英的感触,也是桃花沟村干部和良多村民们的独特感想。厉中河在桃花沟的三个月时间,是桃花沟产生明显变更的三个月,王大驼和桑云儿竟然结为夫妻过到了一块儿,作威作福的郝祥林和赵效忠、徐浩洋以及疯狗婆被厉中河打得七零八落,桃花沟村委会在短时间内重新洗牌,等等等等,所有的事件,无一不是由厉中河挑起,可以说,当厉中河离开桃花沟时,桃花沟支委和村委这“两委”得到了全方位的浸礼,郝祥林到城里创业去也,疯狗婆乖乖地回到家里起早贪黑,真正想干事创业的史怀英大权独揽,见多识广的张德延在城里打拼了十年之后从新回到了桃花沟帮助史怀英发展村庄事业。

    此刻,史怀英接到厉中河的电话,她的心里悲喜交集,固然仅仅是一个星期的时间,可是对她而言却像是渡过了千年万年。

    “有时光回村里来吧。”史怀英道:“村里人很牵挂你。”

    厉中河笑了:“村里人挂念不挂念我倒无所谓,我觉得你倒是挂念我。”

    被厉中河说到了心里,史怀英的心又是一阵狂跳,压根是羞怯万端。

    “怀英,你是我厉中河的女人!”厉中河重重地道:“我会尽快把你调到县城工作的。”

    “不用了。”史怀英道:“只要你心里能念着我,我就愉快了,我是桃花沟的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我想率领乡亲们一起过上好日子。”

    “呵呵,你的意思是,六合彩图库,桃花沟离开了你,难道就不转了?”厉中河笑道:“不要把自己当成什么救世主啊!”

    史怀英脸一红,道:“我不去,你也不必帮我去跑,我会……”

    “哎,你如果不回县城,我的生理跟心理上寂寞万分啊!”厉中河打断了史怀英的话:“莫非,岂非你不是么?”

    “我,我……”史怀英沉默了下去,她的脑海里,又一次显现出和厉中河在一起的情景,她的身材的某个部位,好像在缓缓地变得一片潮湿。

    厉中河同样如斯,他感到本人的下半身正在变得一片坚挺。

    “等雪停了,你来吧,我在桃花沟等你。”史怀英说完这句话便摞了电话。

    厉中河心里愁闷得不得了,他浑身高低瘙痒难奈,太阳城娱乐城,真想即时冒雪冲向桃花沟,和史怀英一起过周末,但这并不事实。他已经许可了谢县长,要陪伴谢县长到下面的乡镇去微访,这可是关乎他前途运气的主要事件,他必需警惕敷衍。

    同时厉中河也在考虑着桃花沟的事,如果桃花沟不能尽快通一条公路,那么,他和史怀英之间注定要过着天边相隔般的生涯,去一趟桃花沟,居然需要跋山涉水**个小时,操,等老子达到桃花沟之后,早已累得精疲力竭,哪里还有精神和漂亮的怀英在床上缠绵呢?

    厉中河起誓,必定要帮桃花沟在最短的时间里修一条路!不为别的,只为怀英!

    下战书的扶贫办,仍然是静偷偷的,厉中河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抽着骆驼牌香烟,他的思路不住地滚动着,他在一个小时之内已经翻完了他分管的江石镇、三合湾乡、临河镇、韦家集、六公岩乡等六个乡镇的材料,这六个乡镇,以江石镇为核心,星罗棋布地散布在鸡鸣县的最南端,香港六合彩公司,这六个乡镇也是鸡鸣县最为贫困、最为偏僻的乡镇,这些乡镇大多交通不便,经济贫穷落伍。

    操,桑家明那个狗草的,竟然让老子分管这些乡镇的扶贫工作,老子就算是天神下凡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帮他们富饶起来啊!

    不外,厉中河抽完几支香烟后又变得乐呵呵了,这些乡镇这么多年不也这么过来了么,足球网址,不就是前提差一点嘛,搞调研的时候累一点嘛,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恐怖的呢?至于详细的扶贫后果,那可不是老子的事了!

    此时的厉中河,他忽然有了这么一个巨大的规划:必须在明年一年之内,想尽一切方法做出一些成就来!这些乡镇是鸡鸣县最贫穷的,越是贫穷的处所,越轻易出政绩,老子当初已经不再是挂职干部,而是县政府扶贫办的干部,是真正的国度干部,是县政府货真价实的工作职员,既然身在这样一个平台之上,就不能像张进、毛建功和李节高、王国华那些科员们一样每天碌碌无为!

    心里有了这样一个打算,厉中河的头脑便闲不住了,同时他也越来越高兴,他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家伙,主张一旦定下来,立刻就要去履行!

    事不宜迟,厉中河马上起身来到了吕青的办公室,把自己的主意告知了吕青:“鸡鸣县是国家级贫苦县,鸡鸣县的扶贫重点在城南,也就是江石镇、三合湾乡、黑林子乡、临河镇、韦家集、六公岩乡,这六个乡镇,是我分管的对口乡镇。”

    说着,厉中河站起身来,指了指墙上挂着的鸡鸣县舆图,道:“这六个乡镇,呈品字形排列,其中,江石镇位于最南端,如果我们修一条环形公路,以江石镇为中央,顺次向周边乡镇辐射,有了这么一条环形公路,那么,咱们鸡鸣县南部的经济圈便初具雏形了,北通鸡鸣县城,西接南林省省会玉江市,东到平乐省的发达城市金清市,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鸡鸣县的这六个乡镇的脱贫只是小事,更重要的是,鸡鸣县的经济发展将浮现出全市一流的高速度!我们暂且称之为鸡鸣速度!”

    听着厉中河的话,吕青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位天天只晓得贫嘴的小子竟然有这份见识,道:“继承,继续说下去。”

    厉中河点燃香烟,思维逐渐在扩散着,把自己的想具体地跟吕青说了:“只有修一条路,只需要一条路,鸡鸣县就能脱贫!咱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修路,如何争夺足够的资金!”

    “说了即是没说。”吕青道:“想要扶贫,资金是要害,没有资金,所有都是空口说,县里财政十分缓和,如何能拿出这么多的钱来呢?”

    厉中河微微一笑,道:“吕姐姐,你以为修这么一条环形公路需要多少钱呢?”

    吕青看着鸡鸣县的地图,道:“至少需要两个亿!”

    ***************************

    老怒在这里感激可能浏览到现在这些章节的友人们,良久没有和大家说说心里话了,一些读者们默默地支持着老怒,每天都给老怒投红票,甚至没有在书评区留下足迹,老怒感谢不尽,老怒想向大家说,这本书比《混在国企也逍遥》的成绩好得多,请大家持续支撑!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